• 2010-07-14无题 - [生活小记]

    自从有相机之后,几乎都没有写过关于照片之外的东西,渐渐发现脑子里除了这些色彩斑斓的影像之外,词穷的可以。以前心情好与不好,总会跑上来叽里呱啦的叫唤两声,现在,基本上都埋在心里,不露声色的重复着每天的24小时,憋的实在难受了,实在难受的不行了,就打打电话,呱唧几声,却也不能把心里所痛的事讲了。是我长大了,学会隐藏了,还是老了,只知道漠视这时间无情的滴滴过去,不会再啰嗦了?应该不在是愤青的哪个青葱岁月了吧!

    最近情绪波动太大,常常无缘无故发火,别是更年期提前了吧,嘿嘿……

    糟了,原来一旦想要写些什么的时候,那么久不发泄,居然啥都写不出来,我脑子罢工了!

    我讨厌王力宏的歌,听他那带着严重台腔的咬文嚼字,我咋就那么恶心啊,赶紧换歌……
    刚刚又看到一消息,厦门天空出现五线谱光束,我们伟大祖国的专家声称:此乃海市蜃楼!我是这样的,一旦看到专家义正词严的申明,这不是真的,那不是假的,这些都是不科学的,我都要大声骂两声:“去你奶奶的狗屁专家!”

    我们家楼上,有个不知性别的神秘人,时常在晚饭过后,大家都聚在电视跟前追着现在那些无聊泡沫剧的时候,总会坐在钢琴旁边,手指流畅,音乐清脆,换换串进了我屋。我有时无聊了,就会跟着哼几声,发现,原来总是时下流行的某些歌之类的,最有创意的是去年曾轶可的“最天使”。我偷偷幻想,该是个性格跳脱的女孩子,留着短短的碎发,嘴角总挂着笑,手指修长,眼睛嘛——电视上不总这么演嘛,一旦某人深情弹钢琴的时候,总是闭着眼睛,所以,我想象不出她的眼睛有多明亮,不过,可以肯定的是,一定已经不清澈了,呵呵,如今,清澈的眼神流转,估计只能在我幻想的小桥流水人家,深山远处才能看到吧……

    我有个梦想,虽然幻想的成分超大!
    想着将来有一天,我穿过青苔遍布的拱形桥东,戴着遮阳帽,脚上的拖鞋沓吧沓吧的响着,蹲在家门口的一条小溪,手捧起清水就爽爽的喝上一肚子,还不知足,衣服都不脱,整个背心短裤的就跳进河里,扑腾个痛快……
    累了,缓缓吸一口气,就仰躺在河面上,什么都不动,被太阳晒得也睁不开眼,就这么随着溪水悄悄的漂到村口的大妈家。
    大妈看我又来了,又热情的招呼着我,拿扎染的粗布脸巾,二话不说在我脸上身上胡乱抹一通,就坐在门口的石头凳子上,端着一碗缺了口的剪刀面,扔给我一大头蒜头,就自己转身进屋里又张罗家里七个八个小孩的伙食了。
    我吃的肚皮溜圆了,就开始就着张大蒜臭味的嘴一个个教着那些猴皮似的小孩,画画啊,唱歌啊等等……
    眼看日头西落,为了保持身材,晚饭是坚决不吃的,一步步爬回了我那算是狗窝的狗窝(鉴于我花钱属于不节制型,有狗窝也算不错了),看着天上月朗星稀,拿出了尘封好多年的无敌兔,支起了三角架,就给他来了个曝光三个小时。
    而这时,家里来了一堆的小孩,又要我缠着我讲年轻时候怎么智斗歹徒,如何参加电视节目面试的故事了……

    催烟袅袅,一日就这么和谐的过去了,我拖着这身臃肿的赘肉,又利旧晨起,嚼了几根老咸菜,便背着锄头下地咯……

    NND,我怎么可能受得了下地的苦嘛,连蒸馒头都不会的人,还会下地,简直天方夜谭嘛……
    无聊的早晨,无聊没追求的我啊……

    Category: 生活小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