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11-02-10人来人往 - [生活小记]

    辞旧迎新又是一年了,一切都仿佛重生过般,鲜活的重生在我周围,有点陌生,有点讶异,有点点小小的失望、彷徨……
    很久都没有写东西了,整日介乱糟糟的过活,有时候浑浑噩噩,有时候又多点小女生情绪,整的如同还是个娇滴滴的孩子,需要人陪,需要人宠一般。老大不小的人,自己想想也挺~(@^_^@)~的……
    也是,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不喜欢把心里的话写出来了,就像悄悄地,第一片叶子落了,回头看时,整棵树都已经枯黄一般,也不知道,会不会等到酷冬之后的春天了。

    刚跟小平子聊完,现在应该叫他老平子了,那么些年没见,这家伙生了满脸的络腮胡,依然纤瘦的身形,还跟十年前一般,风一吹还能刮倒,估计这哥们看我这么说他,又会锤死我去,O(∩_∩)O~
    小平子要回杭州了,说今年就会回来,跟我办一场巨大的生日party,我这个老姑婆,也就顺势推后好久,才去过我这一辈子中恰好的半辈子生日。年前还想过,这个生日无论如何都不再就着粉丝吃拉面了,这下有点指望了,最起码,小平子会给我好好过一场!
    他说,春天到了,他的好运就要来了。
    我说,好运是什么?
    他说,好运是个屁,O(∩_∩)O哈哈~~~~~~~~~~~

    哎,这个破现实,究竟是怎么把我们这几个当年,啊,那么的意气风发,那么的目空一切,那么那么(还有啥词是可以形容初生牛犊不怕虎的,都可以用到这里),折腾成现在这样,把很多对未来美好的期望,寄托到了这些超现实的东西上了。我也仅能寄语:兄弟,我看成,你能行!

    昨晚莫名其妙就坠入了沉眠状态,前半分钟还跟人大谈特谈状态,还初一义愤填膺中,还在为自己得到歧视的地位而拍案而开骂,后半分钟,就能窝在沙发中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,身上的每一颗细胞仿佛,一下子就全都死亡,一点生气都不想提起来。忽然,我就那么的烦,那么的厌世,那么的不想接受我处的这个生活圈子,那么的,我都不知道如何表达我当时的感觉,就好想直接用茧裹起自己,谁也不认识,谁也不知道,我过我的活;一阵情绪,一股心酸,一点一滴般,慢慢摧毁的滋味,不要清醒,不要有知觉,慢慢的睡过去,睡过去……

    这么些年,我学会的不多,甚至都遗忘了以前很多就掌握并擅长的东西,把自己用十年的时间,变的又复杂却简单,我就像,就像那朵凋谢前艳丽一刻的那株玫瑰,红的简单,却艳丽的过分,像在滴血,却依然笑着!
    是啊,这十年,我学的最多的就是,不在乎!
    不在乎得失,不在乎成败,不在乎曾驻过我心的人又一个个消失,不在乎眼泪过后依然能笑的疯狂……
    不在乎我跌倒的痛,更可笑的是,不在乎在同一颗石头上跌倒无数次的重复往返的痛,看到自己打出这句话的时候,连我自个都笑了,这啥人哦,简直就是一笨蛋 傻蛋 蠢蛋嘛,人 大家 都说了,正常人不能在同一块石头上跌倒两次,而我,那TMD简直不知道无数次哦,这还不算傻,本大爷居然还能这么理直气壮的说出,姐姐我不在乎,呵呵,简直是神乎其神,仙人也……
    我有一根筋,就非要拧着我,一定要碰了南墙无数次,除非我碰死了,只要爷活着,就一定继续的碰下去,不撞破,不回头!!!

    转了下鼠标,好像不是我不会写东西了,只是懒的打开话匣子了,呵呵,貌似一偷偷打开,一桶一桶的往外倒似的。

    写着写着,觉得耳朵太安静了,放开音乐后,我发现了,呵呵,话匣子又关了,我又不自主的跟着去哼歌了,已经不能像以前那么自主的三心二意,一心多用了。
    那好吧,就先写到这吧,祝大家,新年快乐,万事如意!

    Category: 生活小记